•  
新闻详情

疫情期间违反相关规定可能涉及到的相关罪名及经典案例分享

浏览次数: 日期:2022年9月13日 14:49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进入特殊时期,全国上下众志成城一致抗疫,但仍有少数人在疫情防控期间因不了解法律法规而触犯刑法。类似行为会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本文将通过疫情期间违反相关规定可能涉及到的刑事犯罪结合相关法律法规以案释法。
 
 
一、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以及依法确定采取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的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的;
 
(二)拒绝按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提出的卫生要求,对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污水、污物、场所和物品进行消毒处理的;
 
(三)准许或者纵容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从事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该传染病扩散的工作的;
 
(四)出售、运输疫区中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或者可能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物品,未进行消毒处理的;
 
(五)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甲类传染病的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国务院有关规定确定。
 
2.相关案例:
 
     案例一:拒不听从隔离要求,未及时报到新冠症状,隐瞒疫区行程轨迹。
 
     2020年1月14日,被告人刘桂荣从武汉返回葫芦岛,南票区暖池塘医生刘某2按照南票区卫生健康局工作要求对被告人刘桂荣电话告知:在家隔离,出现新冠肺炎症状后及时报告。刘桂荣拒不听从隔离要求与刘某1去朝阳县根德乡探望亲友。期间,因身体不适,出现浑身发冷、咳嗽等新冠肺炎症状未及时报告。于1月23日、25日先后两次到朝阳县根德乡平房村曹某1诊所就诊,对医生曹某1隐瞒其去过武汉疫区情况。1月25日晚返回南票区打渔山幸福路25号楼2单元203室家中,刘桂荣在明知需要向社区等部门登记的情况下,不向社区登记本人为从武汉返回人员。被告人刘桂荣刻意隐瞒自己的行程轨迹及新冠肺炎的症状,造成与其密切接触的李某、刘某1、曹某1被感染,多人被强制隔离的严重后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桂荣在防疫期间,从武汉返回葫芦岛,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引起按甲类管理的传染病传播,其行为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最终法院认定刘桂荣犯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案例二:擅自收治发热患者,致使疫情传播。
 
     闫贵旺系位于沈阳市皇姑区9门的沈阳谱康医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担任院长职务。2020年12月,闫贵旺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预防、控制措施,致使谱康医院医护人员在接诊处诊过程中,未严格落实“预检分诊”、“一患一消杀”等防控措施,擅自收治发热患者尹某某,后尹某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续在沈阳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共计37人,其中有27名确诊病例与谱康医院存在直接或间接交集,206人成为谱康医院的第一密切接触者,其中179人被医学隔离观察,外地关联人员16人,具有引起新冠肺炎疫情传播的严重风险。
 
     法院认为,被告人闫贵旺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具有引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传播的严重风险,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最终,皇姑区人民法院认定闫贵旺犯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二、妨害公务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至四款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2.相关案例:
 
     案例一:因受防疫劝阻,辱骂、推搡并殴打街道办人员。
 
     2020年2月7日14时30分许,谢某某与妻子邵某欲从居住小区后面绿道的封锁处绕行回家,被正在该处执行政府防疫工作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吴某某劝阻,谢某某、邵某遂辱骂、推搡吴某某,并将吴某某推倒在地实施殴打。其间,谢某某用拳头多次击打吴某某头面部,并捡起水泥块多次击打吴某某头部,邵某用拳头击打吴某某大腿、腰部等处,致吴某某4处轻微伤。后谢某某、邵某在该小区后面被公安机关传唤到案,案件处理过程中自愿预交赔偿款2万元。
 
     法院认为,谢某某、邵某在疫情防控期间,暴力殴打依法执行政府防疫工作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致其4处轻微伤,行为均构成妨害公务罪。最终法院认定谢某某、邵某构成妨害公务罪,判处谢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判处邵某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案例二:暴力阻碍民警执行防疫公务。
 
     阜新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于2020年1月28日发布第1号命令,其中一项内容为从即日起洗浴中心、麻将馆等人员密集场所暂停经营活动。被告人薛某某妻子于2020年2月1日组织他人在自家经营的麻将社聚众玩麻将。当日11时25分许,彰武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举报后,依法到被告人薛某某家麻将社执行公务,民警乔某1将玩麻将的参与者劝离后,在离开时带走几张麻将牌,被告人薛某某进行阻止,推了民警乔某1前胸一下,民警乔某1等人强制传唤薛某某时,薛某某挣脱后用拳头击打乔某1嘴部,然后摸菜刀时被民警制伏。乔某1于当日到彰武县人民医院进行诊治,初步诊断为:头、面部外伤。被告人薛某某于当日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
 
     法院认为,被告人薛某某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人薛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根据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修正,针对警察的妨害公务行为已经被修订为袭警罪。)
 
 
 
三、袭警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规定,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使用枪支、管制刀具,或者以驾驶机动车撞击等手段,严重危及其人身安全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2.相关案例:
 
     案例:强行冲闯防疫关卡,暴力伤害防疫民警。
 
     2021年8月12日23时40分许,被告人光磊驾驶车牌号为鄂M8××某某的白色天籁牌小轿车从武汉出发到仙桃,在经过仙桃市杜柳高速公路收费站出口防疫检查站时,其拒不出示核酸检测证明并驾驶车辆强行冲卡,因卡口前方有车辆拦住去路,光磊被迫停车。在该卡口执勤的仙桃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雷小华、特警支队辅警殷某等人上前进行盘问,光磊拒不配合,当民警拉开车门要求光磊下车接受进一步检查时,光磊从驾驶座位下拿出一把斧头将殷某的右手臂砍伤,光磊被执勤民警及其他工作人员当场制服。经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殷某手臂所受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21年9月7日,被告人光磊的家属已赔偿被害人殷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2000元,并取得被害人谅解。
 
     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光磊犯袭警罪罪名成立。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人光磊犯袭警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四、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违反国境卫生检疫规定,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2.相关案例:
 
     案例:篡改检测报告结果,隐瞒确诊病情,违规乘机入境。
 
     2021年2月20日,为有效预防输入型新冠病毒,中国驻荷兰王国大使馆发出通知,要求外国籍乘客须于登机前2日内完成新冠病毒核酸和血清IgM抗体检测阴性证明等材料后,申领带有“HDC”标识的健康状况声明书二维码。被告人王X于2021年5月6日搭乘KL1582航班从意大利共和国博洛尼亚市飞往荷兰王国阿姆斯特丹市。同日,其在我国驻荷兰王国大使馆指定机构Coronalab.eu进行新冠病毒核酸和血清IgM抗体检测。在得知自己新冠病毒核酸结果为阳性后,王X为违规搭乘飞机入境我国,指使他人将核酸检测证明改为阴性,将证明日期改为同年5月15日,并以该证明向我国驻荷兰王国大使馆骗领带有“HDC”标识的健康状况声明书二维码。尔后,王X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搭乘东方XX公司MU0772航班,于5月18日飞抵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境时,王X在填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时隐瞒自己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的事实。经检测,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遂于当日被送往上海市浦东医院。在确诊患新冠病毒肺炎后,王X于5月20日被转送至上海市A中心接受治疗。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X明知自己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仍指使他人伪造检测报告,骗领带有“HDC”标识的健康码,入境填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时亦未如实申报,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依法应予惩处。最终,法院认定王X犯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五、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2.相关案例:
 
     案例一:编造自身确诊信息,耗费防疫警力。
 
     2020年2月1日21时许,被告人邓喜良在明知其未感染新冠肺炎,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为了寻求刺激,于当晚21时许在有236名群成员的“机采血小板之家”的献血微信群中,编造发布其是新冠肺炎患者,要出去感染他人的虚假疫情信息。因邓喜良系长期献血者,且近期有献血史,其所献血液已用于临床并输注到其他病人身上,邓喜良编造的该虚假疫情信息在一定范围内引发社会恐慌,为应对邓喜良编造的该虚假疫情信息,娄底市中心血站、娄星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水洞底镇疫情防控指挥部先后出动应急预案,其中水洞底镇疫情防控指挥部先后出动医务人员7人、民警4人、镇村干部2人进行排查、防控,并出动医务车辆、警车2台次,采取紧急应对措施。经娄底市中心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医学检测,邓喜良核酸检测呈阴性,未感染新冠肺炎。
 
     法院认为,被告人邓喜良编造虚假疫情信息,在信息网络上传播,引发社会恐慌,致使卫生防疫、公安机关等职能部门采取紧急应对措施,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编造虚假信息罪。最终,法院认定邓喜良犯编造虚假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案例二:冒充防疫民警,虚构疫情防控消息。
 
     2018年至今,被告人赵某某私自购买警用装备录制快手、抖音视频,使大量陌生网友认为其是警察身份。2020年1月26日,赵某某使用其昵称为“鞍山交警小龙”的微信,在其朋友圈冒充警察编造并发布了由其带队封闭鞍山所有高速公路口、全城封路的虚假疫情信息。广大市民因此感到恐慌,向鞍山市8890政务便民服务平台、鞍山市公安局110接警中心、鞍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等部门拨打电话询问相关情况,占用大量公共资源,严重扰乱单位正常办公秩序和社会秩序。
 
     法院认为,被告人赵某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封路信息的行为,导致在疫情防控期内大量社会公共资源被损耗,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已构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应依法惩处。最终,法院认定赵某某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六、寻衅滋事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2.相关案例:
 
     案例一:为发泄不满情绪,伙同他人撕扯、殴打防疫人员。
 
     2020年1月27日,被告人柯金山的岳父田某因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入住湖北省武汉市第四医院(西区)就医。同月29日上午,柯金山等家属因田某转院问题与医院发生矛盾。当日21时40分许,田某病情危急,家属呼叫隔离区护士,护士查看后通知隔离区外的值班医生高某。其间,柯金山大喊大叫、拍打物品。高某进入隔离区时见患者家属情绪激动,遂返回办公室向主任报告,同时通过电脑下医嘱,安排护士对田某进行抢救。田某因肺部感染致呼吸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次日零时许,柯金山及田某的女儿因对医生处置方式不满,在隔离区护士站对高某进行质问。其间,柯金山殴打高某,田某的女儿上前抓挠、撕扯高某防护服。在高某返回医生办公室途中,柯金山和田某的女儿继续拦截、追打,致高某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被撕破、脱落,头面部及左肘受伤、左尺骨轻微骨折、左脚韧带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构成轻微伤。公安机关接报警后到现场将柯金山抓获。高某因被隔离无法正常工作,经检测排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法院认为,被告人柯金山在疫情防控期间,为发泄不满情绪,伙同他人在隔离病区内撕扯医生防护服、殴打医生致轻微伤, 并使医生处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风险之中,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应依法惩处。最终,法院认定柯金山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案例二:挟持、恐吓医护人员。
 
     2020年1月26日16时30分许,被告人李苏颖在广东省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住院部西五病区肾内科走廊,从护士站外的治疗车上拿了一支带针头的注射器进入护士站,走到正在工作的护士张某身后,用左手勒住张某的脖子、右手持注射器针头抵住张某右颈部,以要面见专家反映新冠肺炎情况为由挟持张某,致张某右颈部皮肤损伤。经医务人员反复劝说至17时许,李苏颖松开左手,张某趁机脱离挟持。后李苏颖被公安人员带离现场。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苏颖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在定点收治医院用注射器挟持、恐吓医护人员,持续时间长,致医护人员受伤,且严重影响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应以寻衅滋事罪从重处罚。最终,法院认定李苏颖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七、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相关案例:
 
     案例:多次驾车破坏防疫设施资源,冲撞防疫工作人员及周边群众。
 
     2020年2月,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人民政府按照上级统一部署,落实新冠肺炎防控措施,在该镇柏林在线小区西门设立防疫帐篷作为疫情防控工作站,严格核实登记小区出入人员、车辆。刘某某、邢某某均系疫情防控工作人员。2020年2月17日上午8时30分许,被告人支某某在该工作站办理进入小区手续时,认为登记时间过长,与刘某某发生言语冲突。为发泄不满情绪,支某某驾驶白色雷诺汽车加速冲撞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办证群众所在人群及防疫帐篷,致刘某某、邢某某被车辆撞人帐篷,车辆被坍塌的帐篷覆盖。支某某在视线被遮挡的情况下,倒车后再次加速冲撞。两次冲撞致使刘某某、邢某某受伤,防疫帐篷、办公电脑、执法仪、体温计等防疫物资损坏。经鉴定,邢某某伤情为面部擦伤、右侧鼻骨骨折以及体表擦、挫伤,上述三处损伤均为轻微伤;刘某某手部、左膝部及左膝下方均有擦、挫伤,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被损坏的防疫物资价值人民币6580元。案发后,被告人支某某被工作人员当场控制,后被民警查获。
 
     法院认为,被告人支某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因办理小区出入手续,与工作人员发生口角,为发泄情绪,在疫情防控工作站连续两次驾车冲撞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及周边人群,致使两名工作人员轻微伤和防疫物资受损,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经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依法应予惩处。最终,法院认定支某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八、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规定,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2.相关案例:
 
     案例:明知并转卖质量不达标口罩。
 
     2020年1月27日左右,刘某向被告人张永生购买医用口罩,张永生欲从他人处购买口罩后再向刘某出售,以此赚取差价。张永生通过微信联系上家后,在查看口罩过程中,张永生明知上家向其出售的“飘安”牌一次性医用口罩质量不达标,仍以人民币6000元从上家购买一万个“飘安”牌一次性医用口罩,并以人民币7000元向刘某出售。刘某向张永生支付货款后,张永生要求上家直接向刘某发货。2020年2月4日,张永生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到案后如实供述本案发生经过。2月6日,公安机关从刘某处扣押张永生销售的口罩9400个。经365bet体育娱乐场_365bet体育投注-【官方授权牌照】@:省医疗器械检验检测院检验,上述一次性医用口罩不符合YY/T0969-2013标准要求。
 
     法院认为,张永生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间销售明知是不符合行业标准的医用器材,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其行为构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最终,法院认定张永生犯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九、非法经营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
 
(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
 
(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
 
(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2.相关案例:
 
     案例:哄抬口罩价格,高价出售口罩牟取暴利。
 
     被告人谢某某系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际经营者。2020年1月初,该公司以每盒5.125元的价格购入一批一次性使用无纺布口罩(规格:50只/盒),在公司网络店铺以每盒7元的价格销售。1月23日至29日间,谢某某将上述口罩的销售价格,陆续涨至每盒21元至每盒198元不等,累计销售1900余盒,销售金额17万余元,违法所得16万余元。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和被告人谢某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口罩价格,牟取暴利,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非法经营罪,应依法从严惩处。最终,法院认定谢某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被告单位上海某工贸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判处被告人谢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八万元。
 
 
 
十、诈骗罪
 
1.刑法规定: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2.相关案例:
 
     案例:网络发布出售口罩的虚假信息,骗取巨额货款。
 
     2020年1月至2月间,时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被告人周静利用被害人急需购买口罩的心理,使用微信等网络社交软件,发布有大量口罩出售的虚假信息,以微信、支付宝转账收款的方式,先后从被害人施某、洪某、蒋某处骗得货款人民币121140元。具体事实如下:1、2020年1月28日,被告人周静对施某谎称有口罩出售,以微信转账收款的方式,从被害人施某处骗得货款人民币16950元。2、2020年2月3日,被告人周静对洪某(住无锡市新吴区)谎称有口罩可以出售,通过其朋友何某的支付宝账号,以支付宝转账收款的方式,从被害人洪某处骗得货款人民币60000元。3、2020年2月4日,被告人周静对蒋某谎称有口罩出售,以支付宝转账收款的方式,从被害人蒋某处骗得货款人民币4419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周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疫情防控期间,虚构事实,利用电信网络诈骗私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人周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除文中列举的情形外,诸如拒不配合管理人员的劝导佩戴口罩、拒不配合健康信息核查、拒绝配合身份登记规定、违反疫情防控指挥部相关规定擅自外出或聚集等情形,即便违法程度较轻尚不构成犯罪,但也可能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轻则处以5日以下拘留或者罚款,重则可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罚款。
 
     一旦有了刑事犯罪记录,对于从事特定工作及子女入伍、参军。考公务员等均会产生负面影响。观策律所在此郑重提示:切莫因一时冲动造成终生后悔的结果。

所属类别: 专题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